崇礼雪场三天死两人 需平衡商业收益与大众参与

作者:体育资讯

1月18日,张家口崇礼区太舞滑雪场,一名10岁男童滑雪死亡;1月16日,崇礼区万龙滑雪场,北大女研究生李某滑雪时意外身亡。

新华社北京2月4日电 题:从北漂打工族到“知名”滑雪教练——因冬奥而变的“崇礼人”

三天两起死亡事故,且都发生在崇礼区,让滑雪安全问题一下子凸显出来。

新华社记者李嘉瑞、白林

专家观点:需平衡商业收益与大众参与

入冬以来的每个周末,河北张家口崇礼区的滑雪场里都是人头攒动、熙熙攘攘。不少年轻人在滑雪教练的带领下开启了雪上运动之旅。滑雪教练不仅是滑雪爱好者的导师,更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业。北京携手张家口筹办冬奥会,不仅带火了作为赛区之一的小城崇礼,更改变了很多在大城市打工的崇礼人的人生轨迹,返回家乡成为一名滑雪教练的于雷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在冬奥会推动大背景下,冰雪经济受到热捧,但接连发生的安全事故也不禁让人反思,热捧冰雪运动的现状是否需要“降降温”?

崇礼区位于河北省西北部,海拔从814米到2174米,年均降雪量63.5厘米,累计积雪量达1米左右,存雪时间达150多天。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部分雪上项目,将在崇礼进行。

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CEO张庆认为,许多新手不愿请教练陪同的背后,其实是因为雪场教练价格过于昂贵,教练一般按小时收费,价格在几百元不等,再加上雪票、装备租赁等支出,滑雪已俨然变成了一项“贵族运动”。

从小生长在崇礼区的于雷,对雪并不陌生。在他的童年记忆里,每到冬天,山上就是白茫茫一片,孩子们在山脚下打雪仗、堆雪人。但他从没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以冰雪为职业。

不过,滑雪场也有自己的“苦衷”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滑雪场经营者表示,滑雪场的收入主要来源于雪票和滑雪装备租赁,而国内许多滑雪场目前还在亏钱,因为其收入主要集中于3个月的滑雪季,一年中其他时间则基本闲置,没有收入。所以只好在滑雪季提高门票单价,同时开发其他周边产品。

2007年,于雷中学毕业后,来到180公里外的北京打工。刚来北京,他在丰台区的一个住宅小区做保安,月收入只有两千多元。虽然从小城崇礼来到了大城市北京,但他觉得生活水平并没提升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会特别想念在崇礼老家的父母。

“正因此,国内滑雪场需重新思考商业收益和大众参与度的关系。滑雪场要加强四季经营,同时降低参与者的准入门槛,让‘滑一场雪’和‘请教练’这两件事不再那么昂贵,这样冰雪运动才能更加普及、更加安全。”张庆分析称。

“在北京打工的收入不高,挤在上下铺的宿舍里,衣服都是挑便宜的买。”于雷说,在北京换了几个工作,生活条件并没有多大改善,他也经常畅想美好的未来。

针对事故频发对崇礼“冰雪经济”可能造成的影响,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主任何文义表示,希望能一分为二看待这个问题:一方面不应该因噎废食,因为出现事故就过度反应,甚至视冰雪运动为“洪水猛兽”;另一方面,急速发展的冰雪经济确实需要“降降温”,借此机会完善基础设施、加强管理水平。

展开剩余63%

“事故频出,滑雪协会和有关部门要完善追责机制,是滑雪场的责任就重罚,不是滑雪场的责任就不追,让滑雪场对安全事故‘噤若寒蝉’,让滑雪者对这项运动有所敬畏。”张庆这样建议。

过年回老家的时候,于雷时常看到一些游客来滑雪。虽然从小生长在崇礼,但他并不会滑雪,更没想过来雪场工作。

本文由澳门网上正规赌场网址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